大家好!前不久,我接受了蘋果日報的采訪。采訪的記者是通過彩報聯系上我的,當時,我也有查過該記者的采訪作品,感覺她是個為弱勢群體說話的好記者, 為了在輿論上支持姐妹,讓社會更了解及理解姐妹,我接受了采訪。可是,該篇報道可能受篇幅的影響,沒有很完整地表達我要表達的東西,造成了一些誤會。在此,我貼上接受采訪的初稿,相信大家看了所有的問答后,應該獲益匪淺,誤會也應該可以消除。

 

記者:在妳的部落格,看你對這些TS的朋友們,滿懷負擔,為什麼會特別牽掛這群人?為何會選擇做這份工作?最大成就感?

 

金子:我滿懷負擔,是因為我覺得很少人可以像我一樣,有機會這么深入地了解這個群體。據專家的研究,性別的多元性是從古代就一直存在于自然界的, 然而,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人們一直被傳統的性別觀念束縛著,不愿意接受這千百年來存在著的事實。有緣進入這個群體后,深深感到推廣這門社會學科有著重大的意義。

我會特別牽掛這群人,剛開始是出于替她們抱不平,因為我剛進入這個行業時,是在泰國醫院幫來做修復手術的大陸或臺灣的TS當醫護翻譯, 目睹了很多大陸及臺灣醫生的不理想的手術效果,感覺那些醫生真是可惡之極,把姐妹當試驗老鼠,更增加了她們的不幸,所以當時我很努力地把泰國 較成熟的手術技術信息宣傳到國內,希望姐妹找對醫生,真正減少痛苦。 后來,隨著接觸了越來越多的TS,一起分享她們生活的酸甜苦辣,漸漸地,我們的感情越來越深。她们中的很多人人品性格极好,是很值得交往,值得学习的益友, 然而,由于社會的壓力,幾乎每一個人都因性別的困擾而有自殺的念頭或經驗,我也差點失去了那么多的好朋友。 每次聽完她們的傾述,都想要擁抱一下,盡管我的個人力量微乎及微,不能很大程度改變什么,但至少可以讓她們感到,不管誰放棄她們,至少還有我站在她們那邊。說真的,我很為這個社會可惜,就因為性別的傳統觀念,而壓抑甚至放棄這么好的她們,真是太不值得了。很想呼吁:請大家不要太強調性別的區分,只要這個人是好人,就請好好待她,尊重她。

我選擇這份工作,因為它讓我感覺到自己活得有價值,經常會收到這樣的留言:“我現在過得很好,謝謝你,謝謝醫生!”這總讓我含淚而笑。我的最大成就感當然是把不少想要自殺的人從死神那里拉回來, 再則就是勸服了家長去理解并幫助 自己的TS孩子,讓孩子獲得新生。

 

記者:幫忙TS朋友這麼多年,最難忘的經驗?遇過最感人的經歷?

 

金子:難忘的經驗有很多,比如一位畫家多次救起自殺的天才學生,最后以姐姐的身份出資并陪同學生來做手術;男友陪姐妹來做手術,姐妹進手術房時,男友坐立不安,像等待產婦一樣緊張;香港爸爸把提早退休的養老金全部拿出來,給他的獨子作手術費這些都是充滿人間溫情的例子。但也有很殘酷的例子,這個例子也是讓我決定留在這里工作的原動力。丫丫(化名)是原發的TS,她從小就喜歡偷穿媽媽的衣服,人也長得秀氣,常被人稱“假丫頭”, 但也因此常常被欺負。初中沒畢業的她,為了夢想,早早就跑到城里打工。她很體貼家里,把幸苦賺來的錢都往家里寄,可是,保守的父親,卻為了面子而不讓她進家門. 她很無奈,但依然往家里寄錢,供弟妹讀書,想家了,就只能給媽媽弟妹打電話,偷偷問爸爸的情況。 她的為人善良,可是上天對她卻不怎么公平,好不容易存到錢在大陸做了手術,但手術效果很差,求醫生修復,醫生也不知道怎么修復好,便幫她介紹了份紅藝人的工作,算是補償.

    當時,每次聽她聊過去,除了陪她一起流淚,也不知道怎么辦。 后來,接觸的案例多了,才慢慢總結出幾種教姐妹應付不同社會環境的方法。比如如果家里強烈反對,自己又非做手術不可的話,可以先出來獨立生活,跟家里隱瞞手術的事,偶爾回家探望父母時,盤起頭發,穿男裝或中性衣服,這樣既不會傷害家人的感情,自己也不用因性別的身心不合而痛苦煎熬. 又比如,一些原發TS等有條件手術時,已經上了一定年紀,社會上也已有一定地位,外形也因經過多年的包裝而變得很男性化,這時候要讓她們完全以女性的身份生活,難度會很大,社會的壓力可能很快扼殺她們,所以為了生活過得輕松一點,會建議手術后的她們繼續以男性的角色生活,等外形慢慢女性化了,而各種條件又許可的話,可以轉行或者搬到另外一個社會以女性身份生存,這樣的人生轉變會比較緩和,生活沖擊沒有那么大。

    很多人對TS們的這些選擇很不解,他們會問,就性別的身心不同,真有必要讓自己的人生那么折騰嗎? 但請換個角度想,當某某理智的人因某事而想要放棄生命時, 那么,這件事應該是非同小可的吧?很多原發的TS,都因性別的身心不統一而生不如死的,這些痛一般人很難體會。

 

記者:生理性別的男生或女生變性各有什麼困難?手術成功後,一般的生活工作是如何?

 

金子:我目前主要幫助的是男變女的朋友。六七年來,我接待過的歐美,日本,港澳臺,及內地的TS朋友加起來有上百例,她們有個很普遍的特點是右腦很發達,才華橫溢. 造物主雖然在性別上跟她們開了個大玩笑,但幸虧又賜予她們其它的美好。很多的她們是博士,碩士,畫家,作家,設計師,造型師,演藝圈人才,IT天才,企業家,金融家。。。 當然,能在人生取得一定成就的她們 ,除了個別很幸運,一開始就有家人支持外,多數都是先壓抑自己的內心需求,靠自己在某一領域默默奮斗后,取得了成就,才做手術完成夢想的,手術后多數繼續從事原來行業。但也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沒辦法忍受自己的生理性別,無法壓抑自己,很小就離開家,離開學校,到社會上去過自己想要的性別角色,她們多數進入服務行業,一般從服務生做起, 然后再看個人機遇及個人把握。有不少人在此遇到紅藝人師傅,由師傅帶出道, 到處巡回表演,幸苦倒幸苦,但收入還算可觀。對于這些年輕的姐妹,我都會給她們的人生規劃提建議,比如叫她們繼續學習,或學精一門手藝,或學做生意,或買房出租等等。。。這樣比較沒有后顧之憂。

 

記者:我曾訪過醫師表示,很多TS姊妹重建後的人生,都跟過去一切切割,甚至連醫師也不聯絡,妳遇到的例子是如何?

 

金子:手術醫師一般只負責做好手術,跟TS姐妹的其它互動比較少,而我從一開始就要參與姐妹的心理評估,提供完善的手術資料,手術后,還要參與手術護理指導,做術后心理輔導等等。。。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通常會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另外,我個人很注重保護姐妹的隱私,也很會為她們著想,所以她們都很樂意跟我分享各種苦與樂。

當然,我也理解并支持姐妹重建術后人生,我會跟她們說,手術后前兩個月請跟我保持聯系,定期跟我匯報手術康復情況,  等一切穩定后,可以消失,但只要想我的時候,都可以找到我,我的聯系信息不會變。 至今,我接待過的姐妹應該有90%都跟我保持聯系,會使用網絡的姐妹,聯系會比較頻繁,在線上遇上,都會聊上幾句,重要節日都會互送祝福;不上網的姐妹,久久地會給我打電話,聊聊近況,感覺很溫馨。

 

記者:對於手術者的評估,妳非常謹慎,也一再提醒欲接受手術者要想的非常清楚,為什麼?妳在文章裡提及沒有想清楚就做,很容易造成自殺,有碰過什麼案例嗎?

 

金子:我對手術者的評估很嚴謹,是因為做該手術是不可反悔的選擇, 一旦選了,是走不了回頭路的。 然而,社會上有一些男生并非有性別認同障礙,而只是覺得當女生會比當男生活得成功一些,碰巧自己長得秀氣,因而選擇手術,這樣后悔的風險很高。

    我遇到過這樣一個案例,她是個很有才華的紅藝人,無論身材還是相貌都很出眾,聲音也很甜,完全女裝打扮了六七年,咨詢心理醫生后,也順利地拿到了手術推薦書。然而,手術后的她很痛苦,說后悔了,跟她深入交談后,她才告訴我一些秘密,原來盡管她一直女裝打扮,但性生活行為一直是以男生的角色進行的,而且性欲很強,平均一天要自慰六次。 現在手術了,以女生的方式來享受性生活,令她感到很壓抑,不能得到充分的發泄。 當初決定做手術,是因為覺得自己的外表已經是很出色的女人了, 要復原為男子漢恐怕很難,而選擇當女人應該會更幸福。幸虧,她各方面的條件很好,家人也支持,周圍充滿了愛,才不會自殺,否則,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遇到這個案例后,我在協助心理評估時,更謹慎了,很怕會幫了不該幫的人。

 

 By 金子

 

金子常用邮箱: jinliang222@gmail.com    Line: jin23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成蝶的故事

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