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子的話 *

     前不久,有個好心人看了我部落格上“我很后悔”的文章后,給我寫信分享了很多寶貴信息。盡管信息里的一些用詞過激,但其出發點是好的,是為了罵醒一些執迷不悟的人,所以我沒有刪除,還是保留了下來。如果有得罪路過的朋友的話,請見諒!

     這個好心人不僅分析了“异性幻想性興奮”的各种症狀,還推荐了解決的方法。如果有類似困惑的朋友,請先不要接受雌性激素治療,更不要沖動地去做手術,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By 金子

***********************************************************************

好心人的分享(异性幻想性興奮  ≠ 性別認同障礙)

    “我很后悔”的作者和我看過的一篇自述里的主人公很可能是同一個人。我看那語气,說話的特點都是一樣的。她是适應新的身份了,但可惜不是一個女人的身份,而是一個“閹人”的身份.....這是一种無盡的痛苦(在她的那篇自述里,她是這么定義的)。

對于那种“异性幻想性興奮”的人(其實我自已也有點這個,所以我對這种心理有更深一點的認識),他們是不會對外人承認自已是這個樣子的。那是羞恥、變態。面對心理醫生時,他們必然會撒謊,隱瞞穿女裝尤其是女式內衣會給她們帶來性興奮和性樂趣,以及她們一直在追求這种性刺激的事實。實際上,他們是一种被畸型的性欲所影響的人----通過幻想自已成為异性來滿足自已的性欲望,又企圖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兩种性快感和性興奮的人。他們喜歡長時間着女裝給自已的長久性刺激,喜歡女裝對自已身体器官的壓迫感。

      當這种畸型的性欲過度膨脹,加上對科學技術的無知,會導至一些人要把自已變成一個女性。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變性手術了。他們認為術后,自已就會在擁有以前性感覺的情況下,再添加了女性的性感覺,成為一個完美的性動物了。這讓他們有變性的渴望和狂熱。因為無知,他們不會認真考慮其它問題,只想盡快達到自已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他們也不會考慮別的。

      我覺得心理醫生必須對病人旁敲側擊。病人前后的話必須一致,相互照應,互不矛盾才行,否則就可能是說謊,那么測謊結果就是不通過,不屬于性別認同障礙。“异性幻想性興奮”的人,一方面羞于向外人說出實情,另一方面為了達到自已的目的,也會有意識的隱瞞實情,把自已偽裝成一個性別認同障礙的人,以便順利通過測試,進行手術。他們會否認自已的變性目的和性欲有關,拼命強調他們認定自已是個女人,生在了錯誤的軀殼里....如果不能變性,自已就會自殺等等一堆理由,否認他們自已經常有性行為、着女裝或看相關東西時,自已的下体很興奮、勃起等等。

      對心理醫生來說,如何出复雜的題目來辨明真相很有難度。題目必須非常細致和瑣碎,還要有相互關聯。這樣在題海面前,“异性幻想性興奮”的人就很有可能露出馬腳,畢竟他們和真正的性別認同障礙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在心理醫生的診斷方面,我無法說太多,因為我并不了解這一行在做些什么。

      我和一位手術過的性別認同障礙患者交流過。我們一致認為(我看過的那篇自述的主人公也這么認為),使用藥物會較能明顯地判明一個人是不是“异性幻想性興奮”。變性手術前的雌激素療法不适合一個尚未判明(是否是真性別認同障礙)的人。雌激素雖然會壓制雄激素發揮作用,但會讓“异性幻想性興奮”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更興奮,更認為走這一步是對的。雌激素在男人身上的效果,比如陰莖勃起后較軟,乳頭乳房有輕微發育,有痛痒感,會更刺激他們的幻想,讓他們越走越遠。

只有完全壓制他們体內的雄激素,讓他們進入去勢狀態(既沒有雄激素起作用,也沒有雌激素起作用),才能辨明真偽。真正的性別認同障礙者仍會有自已的堅定想法,而性幻想的這种人,因為失去了性激素的催情,也就失去了性欲,變性的幻想也消失了,下体也沒反應了,對女裝也沒興趣了。這時候他們就顯形了---他們只是被性欲沖昏了頭腦,而一旦沒了性欲,他們就再也不想變性了。當然,這不是通過手術實現的,而是藥物。有一些昂貴的孕激素類藥物甚至一些超貴的垂体激素注射劑能夠壓制性激素的分泌和發揮功用,當然這些藥物總會對男性的生育器官造成一定傷害,但總比直接服用雌激素或者手術強。而“我很后悔”的作者就是一個手術后的例子,沒了雄激素,她的性欲沒了,也不想着性樂趣了,也沒性興奮了,這時才后悔,想變回去,晚了。

服用去勢藥物(比如某种抗雄的激素),讓人進入完全去勢狀態(難听一點,就是“閹人”狀態),應該能夠讓絕大多數的性幻想者破除幻想。我認為這是最穩妥的方法。

      有一個人,從他的自述中我發現他也是性幻想(他幻想自已是女性和別人發生了性關系,還射精了),于是我勸他,但最終失敗了。他信勢旦旦地說自已就是女人,性別認同問題,還不顧一切去做了去勢手術。而他手術一完,就后悔了,幻想不复存在,晚了。

還有啊,這种人是被性幻想和性欲沖昏頭腦的人,很難勸的,他們根本不听,只是一再強調自已是女人,否認自已的性幻想。必須用一种能把他們嚇住、嚇醒的方法才行。只是說教,強調是沒用的。

一個男人如果听任自已被性欲引導,會失去理智的。在男人手術前,他們是体會不到術后的感覺的。雄激素有或沒有,對男人的心理影響是很大的,有了就是個色情狂,沒了,就成了一個閹人或者說太監。所以那些性幻想者,都是在術后感到不妙才后悔的,根本就沒有一個人能在術前認識到術后的情況。即便是我,也不可能体會到術后的那种感覺,但我明白那种狀態絕不是我要的。

補充一點,一個沉迷其中的男人,可能在社會上的交往有問題。如果更積极地社交,參加活動,使自已的欲望得到某种形式的發泄,是可以自行地解脫的,至少不會陷入到瘋狂、不顧一切的地步。

By   好心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破繭成蝶的故事

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