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國的農歷兔年,恰是我的本命年,屈指一算,我從來到這個世界上,已經整整過去了二十四個年頭了。過去的二十多年來,我在家人朋友的蔭蔽下,過得也算平安順利,間或遇到一些挫折困難,我也及時都幸運地度了過去。唯一纏繞我的苦惱便是自己的性別問題了,從懵懂的幼年,到天真的童年,再到情智初發的少年,一路成長為半熟的小青年,心裡始終存在著一個聲音,無時無刻地告訴我,自己是女生,一度也有過恐慌,但當我偶然地接觸到網上的這個群體後,我漸漸對自己的情形有了實際的想法,覺得自己要做的不該是偽裝逃避,而是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自己。

 

有了想法之後,自己的力量還是很薄弱的,在這裡,不幸中的萬幸,是我擁有很好的父母家人,當他們知道我真實的想法之後,並未像有些家長那樣不予理解,甚至同孩子鬧得反目成仇,他們結合我的實際情形之後,很快便作出了支持我的決定,親戚朋友們也都紛紛遞來援助的雙手,一時間我的心裡縈滿了感動,有好多次都流下了淚水,不過幸福的淚水味道很甜。

 

在經過一年的調整和準備工作後,我終於在今年的五月踏上了去往曼谷的旅程。幾個小時的飛行過程中,我拿出MP4,將那已看過無數遍的電影《為己而生》再度溫習了一遍,記得一年前最初看到它時,自己的未來還是一片渺茫,僅僅一年後的現在,我已經要實現自己的夢想了,想想看,人生真是高低起伏,流轉得無比之快,悲傷不知甚麼時候就成了歡欣,因此任何時候的言棄都顯得毫無意義。

 

當天晚些時候抵達了曼谷,中介小姐金子派來的司機在機場接到了我,然後送我抵達此行的酒店——Dusit Princess,我安頓好自己後,當天夜裡再迎接來了同行的另一位姐妹,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里,我們將要相互扶持,度過人生中最重要的關卡。

 

先認真睡了一覺,次日一早便見到了我們的大美女梁金小姐,她這一天穿著紫色上衣,還戴著發箍,圓圓的臉顯得很可愛,完全一副親民的架勢。她隨即驅車帶我們去到了蔡達武醫生的診所,在醫生和護士的悉心接待下,我們做了手術前的評估和日期安排,再陪同行的姐姐去開了心理診斷書,之後金子再跟我們一起回到了酒店,開始了手術費的網上轉帳事宜,我這個大頭蝦,居然沒有辦理好U盾轉不了帳,結果只得麻煩梁金幫我在取款機上一天天地取,真是給她添了個大麻煩。這是頭一起,整個泰國之行中梁金小姐充當我左右手的地方還多了。

 

由於我的手術日期提前了兩天,當天我便開始了痛苦的灌腸工作,加上服用了大量洩藥,整個晚上我成了衛生間的常客。到了次日,早餐時下到餐廳,面對琳琅的美食卻大都不能入口,只能草草地喝了幾口飲料了事。這一天,我和姐姐還一起逛了逛商場,拍了些照片,為次日的手術調節心情。

 

終於到了正式手術這一天,中午過後,便有人來接我去到蔡醫生的診所,換了衣帽後,我進入了手術室,在一位專職催眠師的催眠下,我失去了知覺,手術便在一片茫然中進行,待到醒來後,已經是深夜時分,我已經被送入了另一間單人病房,耳邊聽到醫生告訴我“It’s OK.”我便明白手術已經結束了,但當時渾身疲軟的我來不及多想,很快又昏昏沈沈地入夢。接下來的四五天,我便獨自躺在這一間小房間里,每天除了睡就是冥想,間或有護士進來為我做清潔衛生工作和送食送水等等。隔絕飲食太久,我的腸胃已經壞掉了,幾天裡面,我只是隨便喝了喝他們提供的一點點飲料,嘔吐倒進行了好幾次。待到出院那日,我的惡心反胃已達極致,先是在酒店大堂里狂吐,回到房間里還是一陣難受,便獨自趴倒在床,綿軟得不能動彈。梁金很快趕來,給我帶來了食品飲品以及一些護理用品,可憐我還是吃不下任何東西,為了腸胃著想勉強喝下了半瓶雪碧,很快,我又光榮地嘔吐了,這一嘔之後,我便奇跡般地感到舒暢了,當晚便叫了些米飯和蔬菜湯來吃。

 

剛手術後人還有些虛弱,接下來我便出現了些身體疲軟的現象,夜裡出虛汗,再兼麻醉漸消,下體疼痛感加強,我總是無法安然入睡,每每要吃了止痛片後才稍微好點。再等兩天後,姐姐回來,她同時還做了胸和喉結,身體比我更疲弱,於是我在自己恢復的同時還兼帶照料她的工作,那幾天的時間身體比較辛苦,不過逐漸地,我們精神都開始活躍起來,身體的承受力也一天天增強了,就拿吃飯這件事來講,剛開始我們只能叫到房間里,漸漸地可以下到樓下餐廳,最後終於邁出了大膽一步,走出門去外面的花花世界覓食了。我們的食量也一天天大增,每天早上的自助餐,看到滿眼豐富的美食,我總有種甚麼都嘗一口的貪心。

 

在我們的恢復過程中,蔡醫生的護士每天會按時來看望我們,密切地關注我們恢復的進程,針對我們隨時出現的情況給予護理建議。同時她們也開始教我們通模具和做清洗。每天上午,當聽到那一聲門鈴響和一聲親切的“Hello!Morning!”我便立馬從床上彈起來去欣欣然地開門了。她們進門後,除了仔細地為我們做各項檢查之外,時不時地還會用一些輕鬆的話題調節氣氛,“Do you have a boy friend?”“Which subject have you leant in college?”除了兩位可親的護士,梁金也會時時來看望我們,給我們帶來新鮮水果和饞嘴零食,以及其它的所需的衛生用品,並跟我們作深入的交談,從她口中,我們得知了更多更細緻的護理事宜,同時還聽說了很多姐妹開心難過的故事。聽她說自己的博客很久沒更新了,我便主動提出回國後一定要把這一程的見聞記錄下來,供她給大家一起分享。

 

在泰國的日子里,我們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我們在酒店的小房間。每天一早醒來,望著窗外熹微的暑色,看著晨光中飄揚的五色泰國旗,心裡就一陣翕動,接下來的一天中,我們擺好架勢,窩在自己的床上看電影聊天,等待著迷蒙的夜色在不經意間再度降臨,日子過得倒也滋潤,恢復也在不知不覺中進行。這期間,過來做手術的中國姐妹也不少,有好幾位都在金子的帶領下來我房間看過我,看著大家都在努力朝自己的夢想前進,一份欣悅感動的情緒就油然而生。

 

手術後的時光雖然辛苦,但於我而言也是快樂的,在這一份痛並快樂著的生活中,時間悄悄地流逝掉了。一個月轉瞬即逝,做完最後一次復查,蔡醫生再給我做了修復和完善工作,我們還分別跟醫生護士合了影,就到了我們該動身回國的時候。臨走之間,梁金最後請我們吃了一頓泰國餐,再去逛了回寺廟,我們許了願,求了簽,拜了佛,之後便與她依依不捨地分別了。這一趟泰國蝶變之旅,她算是一位最大的功臣了,尤其是丟三落四迷迷糊糊的我,更是在多方面拜她所助,唉,要走了,最後再來個大大的擁抱吧,希望不久的將來還能再見到她。

 

臨走之前,我和姐姐再一起逛了趟商場,好好地大吃了一頓,再買了些帶回國的禮品之類,算是和曼谷暫時作別了,這一趟沒來得及好好遊覽這個美麗的國度,等下一次一定要與它來一次親密的接觸。離開的那天,相處了一個月時間的姐姐分別,心裡有些戀戀不捨,這一段的蝶變之旅中,兩個人的彼此幫扶,勝過了一個人的獨立作戰,今後的人生中,祝願她也有個美好的前景吧。

 

我們在機場再度享受了一回優越待遇,利用醫生給出的證明,在機場申請到了輪椅服務,自己不花一絲氣力便順利地登上了前往上海的飛機。抬眼再望望消失在雲海中的曼谷,那風景秀美的地方,再回想這一路的經歷,實在是感慨萬千,這一趟的重生之旅,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記憶。在這裡,我獨立承擔一切,學到了太多,得到了太多,所有身前身後幫助過我的人,小女子都在這裡一並感謝了。等待了二十四年,兔寶寶終於在自己的本命年里迎來了新生的機會,成了個美得冒泡的福氣新星。今後漫長的歲月,就學會安安心心地,當個快樂的sunny girl ,happy lady吧。也祝願天下所有的姐妹們,耐住一路上所有的困苦與艱辛,早日破繭成蝶,成為真正屬於自己,屬於大家的美麗公主吧!

 

By 叻叻兔福星

創作者介紹

破繭成蝶的故事

金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